收藏家壹掷千金专求搞怪肖像

2019-06-13 21:35:07 来源: 奉贤信息港

收藏家一掷千金专求搞怪肖像

金羊-羊城晚报

希腊富商和艺术品收藏家达基什·约安诺请知名画家乔治·孔多给自己画像。若以传统审美眼光看,孔多画的约安诺似在丑化商人,把商人画成没脖子、没嘴,脸颊完全不合比例,耳朵绿色。约安诺却十分欣赏这幅肖像,把它“供”在客厅壁炉附近一个显眼位置。

如今,喜欢这种另类肖像的富人不止约安诺一个。他们任由艺术家发挥,不怕丑,不怕怪,但求个性。

创作颠覆传统

在西方,富商巨贾或收藏家资助自己欣赏的艺术家,请他们为自己创作肖像由来已久。肖像作品象征着资助人与艺术家之间的密切关系。

以前,艺术家为资助人画肖像时,往往注重写实,或刻意美化人物,把男人画得威严高大,把女人画得端庄秀丽,孩子则画得甜美可爱。这种创作风格在一些当代收藏家和艺术家眼里已经过时。

孔多以超现实主义、追求怪诞的画风闻名,正合商人约安诺的胃口。约安诺现年71岁。他告诉《华尔街》,不喜欢那种传统的正襟危坐式肖像,“我又不是英国国王”。

他请孔多绘制3幅肖像,轮番挂出,全走搞怪路线。肖像中约安诺的好朋友、艺术家毛里齐奥·卡泰兰模样滑稽,脑袋像根木桩,一根胡萝卜贯穿脑袋,右耳进,左耳出,眼睛一大一小,眉毛一高一低。约安诺说,这样的肖像画虽然怪,但是有特点,人们一眼就能认出画中人物。

约安诺没有透露画这些肖像的价钱。不过,孔多不是能轻易劳动的画家,其一幅作品能卖到45万美元。

客居纽约的以色列艺术家尼尔·霍德受时装模特克里斯蒂娜·克鲁泽委托,给克鲁泽5岁的儿子奥古斯特画像。他把这个金发小男孩画成一副中年人模样,表情冷峻,骑跨在椅子上,手中夹着一支点燃的烟。

克鲁泽把画视若珍宝,挂在儿子卧室。她说,奥古斯特的确偶尔露出“50岁人”的神情,画家敏锐地捕捉到人物神韵。奥古斯特却不喜欢这幅肖像。克鲁泽解释,这主要是因为孩子喜欢颜色鲜艳的画。霍德一幅画市价约3万美元。

美国出版业大亨和艺术品收藏家彼得·M·布兰特去年在位于康涅狄格州格林尼治的布兰特基金会艺术研究中心举办瑞士艺术家乌尔斯·菲舍尔作品展。作品包括两尊与布兰特真人大小一样的蜡像。一般蜡像用于长期陈列,这两尊蜡像却是真正的蜡烛,带蜡烛芯,从展览一开始就点燃,结束时化为地上一摊灰色的残蜡。

“我认为这是件了不起的作品,”布兰特说。他为每尊蜡像支付40万美元,后来又请瑞士一家蜡烛商按每尊几千美元价格复制这两尊蜡像,以便收藏。

花大钱求奇异

相当长时期里,艺术家大多依靠富豪权贵慷慨解囊维持生计,因此对资助人提出的各种肖像绘制要求都尽量满足。如今,双方关系已变。名气大的艺术家“不差钱”,把创作肖像当消遣,而收藏家为求得能体现自己“”或能代表自己与艺术家特殊关系的作品不惜花大价钱,不介意艺术家自由发挥。

艺术家朱利安·施纳贝尔眼下正在威尼斯举办展览。他的“招牌作品”是创作在一堆碎陶瓷盘子片上扭曲的巨幅人像。艺术顾问金·海尔斯通说,不少收藏家看过展览后请她帮忙接洽施纳贝尔,希望自己的肖像也能出现在一堆碎盘子片上。

画家威尔·科顿没有太过颠覆传统,个人风格仍相当突出。他经常画女性,爱在人物头顶画上糖果、蛋糕之类甜食。请科顿创作一幅肖像的价格在6.5万美元至25万美元不等。

一些艺术家创作肖像前给肖像主人“定下规矩”,理由是为了保障创作自由和避免伤害双方关系。

84岁的画家亚历克斯·卡茨喜爱运用大块平涂色彩绘制人物,曾获美国权威艺术机构“国家学术博物馆和美术学校”颁发的终身成就奖以及众多其他奖项。请他画一幅肖像要花大约70万美元,是他其他作品价格的两倍。光有钱还不够,还要已经收藏两幅他的大型画作才行。

雅各布·柯林斯以古典写实派画风着称,请他作画需要大约7.5万到10万美元,而且要答应分几次给他做足60小时的模特,因为他受不了对着人物照片画肖像。

与柯林斯相反,查克·克洛斯喜欢对着照片创作大型肖像画,但是他从不答应专门为谁绘制肖像,连关系非常密切的朋友也不例外。他说,不断有收藏家请他画像,都遭拒绝。他怕答应了一个人,就要答应其他人。

不是人人都买账

不是所有人都能欣赏超现实主义风格的肖像。艺术家卡泰兰多年前拜访美国出版业大亨和艺术品收藏家布兰特,提出为布兰特妻子、名模和演员斯蒂芬妮·西摩塑一座半身像。

塑像完成后,西摩很不高兴。与通常的人物雕像不同,这尊作品呈向前冲姿态,像是雕在船头的粗糙神像,在西摩看来毫无美感。卡泰兰说,他把西摩塑成这种姿态的灵感来自打猎者挂在墙上展示的兽头。布兰特倒是相当欣赏这尊塑像,称其为“艺术品”,为它支付60万美元。

布兰特还曾花15万美元请艺术家施纳贝尔为母亲莉莉画像。莉莉一心想让画家表现出自己雅的状态。她穿上华丽的衣服,戴上璀璨的珠宝出现在画家面前,但结果让这位母亲大失所望。她埋怨画家把她的表情画得太严厉,让人望而生畏。

画家却觉得这幅肖像完美无缺,不愿做大改动,只是看在莉莉是布兰特母亲的份上,同意用一团白色颜料遮住莉莉脸庞上半部。即便如此,莉莉依然不喜欢这幅肖像。她把画带回家,蒙上布单,放入仓库,不想多看一眼。

施纳贝尔后来借出这幅肖像,与其他作品一起拿到意大利威尼斯举办展览。91岁的莉莉眼下回心转意,打算今年11月展览结束后,把这幅画挂在美国的家中。

西医
网络营销网络推广的区别是什么
剥脱性湿疹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