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败家子 第五百六十六章 没有弱点

2019-10-12 23:28:50 来源: 奉贤信息港

玄门败家子 第五百六十六章 没有弱点

现今,无人知道这场决斗,也就无人可以惊呼出声或者劝说……事实上,这也已经来不及了。

环顾场间,就见楚天箫已然将势力聚集圆满,猛然一发力,星龙便从他手中腾啸而出!

“星辰流的剑法多以轻灵为主,你舍其精髓来与我暴戾之火正面相抗衡?太过愚蠢。”守碑人冷冷一句落下,手下却无丝毫停顿,只在眨眼间他便是死拽着火龙,猛冲而下,与那条暴吼的星龙正面相撞!

然而……几乎在瞬间,守碑人嘴角还噙着的冷笑便冻住了。

匍一相撞,星龙不但没有迅速被吞噬殆尽,相反,它却是怒吼咆哮,反咬一口,直接将一团火鳞从对手身上撕扯了下来,落于地面仿佛下起了一场火焰之雨!

“这是……神魂微控?怎可能……他才刚刚晋级启魂,就能对神魂如指臂使?”

守碑人也不是寻常对手,当即看出睥睨,但即便如此,在这一刻他也是被震惊得不轻……

“暴!”

便在守碑人失神的刹那,楚天箫却根本没有闲着,他暴喝一声,星龙就迅速哀嚎一声,然后一道无比绚丽的光辉自星龙龙身之中激射而出,宛如白耀临凡!

兹地一声,星龙在刹那间崩裂开来,瞬间摧毁掉守碑人加持的火龙,将之打回原形,而后,有无数道细小星粒随之涌出,一时之间砰砰爆破之音不绝于耳!

紧接着,一道极为庞大的灵气风暴,在这场爆破之中激荡而生,仿佛是带了嘲讽守碑人的意味似的,轻而易举地席卷开来,尽管守碑人眼疾手快,迅速抽剑回防,滴血剑舞成一道血色圆屏,将无数星粒,紊乱灵气拒之门外,然而百密一疏,一滴血珠还是随着他脸颊上被星粒刮破的伤口,落到了地上……

“喝!”

如同受伤猛兽更加嗜血,就听一声怒喝,守碑人迅速舞转滴血剑,刹那间一股磅礴的血腥剑柱冲天而起,紧接着他便是携着怒火,挥舞血色剑柱直甩楚天箫而去!

一路血色狂噬,星粒触之即消,擦之则灭!

楚天箫也在此时,眸子微微一凝,右手握紧星月剑,陡然星光大作,他低吼一声,便是一跃而起,迎难而上,手中星月剑平平刺出!

铿地一声!

正中血柱中央,滴血剑的薄身所在!

守碑人见状立即顺势一绞,两柄剑再度撞击到了一起,一股强劲的灵力四散开来,同时冲击着两人的脉络!

铿!

就见两人剑花再转,或劈或砍,或刺或削,脚下步伐挪移,无数道灵气激荡飞散,彼此又来了一轮崭新的较量,金铁之声一时不绝于耳。

不知过了多久,两剑再一次相撞,发出兹兹的响动,然而两人这次却是不急脱手,互相死死盯着对方。

“你很强,比想象的,还要再强一些……”守碑人到底不愧其名,尽管方才愤恨难消,但一击之后,他已然冷静了下来,就见他眉心冷冷,不断在滴血剑上加注力道,然而对方也是不甘示弱,两股气劲迸发冲撞,竟又陷入了胶着之状。

这般战况是守碑人之前想不到的——他能被“挑选”出来成为“守碑人”,自是强大的存在,从前,也不是没有强者来挑战过他,但即便是他们……在眼前之人这个年纪时,也绝不可能给自己带来如此大的威胁和压迫,更遑论战到此时,两人竟然堪堪战平,谁都奈何不了谁!甚至若论细处,守碑人还吃了一点小亏……

更让他吃惊的是,明明从方才开始,他已经尝试了多种手段

,试探之法层出不穷,却怎么也找不到眼前这个少年的弱点!

力量?这厮完全可算神力王,连完美洗髓都不足以形容。

身法?这厮的身法随着晋级启魂,大幅提升,现今已完全可以和自己一较长短,不分高下!

真元?这就更别提了!战至如今,已经激斗了数个时辰,烈日都已经当头。剧烈的消耗之下,自己虽还不至于真元衰竭,却也已有不顺,可是对面呢?完全像是真元十足,哪里有半点应接不上的样子?

这番情景,当真让守碑人百感交集——怎么可能有这么面面俱到的人物?力量,身法,真元,便是该死的抗击打能力,都要远超常人?

是的。

在这野花盛开的时代,楚败家不但本身其中一朵奇葩,其在修为实力方面,也同样让人无语至极——面面俱到,各方面均无弱点也就罢了……还有以星剑打出暴力流这般意想不到的创新思维,交战过程中层出不穷的鬼蜮手段,阴招重重,心理战,招式战,优势劣势战,叫人一不小心就上了他的当!

也就是守碑人了,要换个别的什么“天才”上去,根本就不可能撑到现在!

然而,守碑人对楚天箫诧异,楚天箫又何尝不是吃了一惊?

“过奖,你给我的惊喜,却也不小!”

听了守碑人的话语,楚天箫面上不动神色,心底却是暗暗捣鼓:晋级启魂后,我各方面都已大幅提升,就算同阶之内,不称,也该是的一批存在才对!

可是……眼前这个守碑人,却能凭借诸多手段和秘法,还有那层出不穷的怪异招式,堪堪与我战成平手,简直不可思议,而且……他似乎还留有余力……

两人心思各异,再度交换了几招后,守碑人眼见无力破开这胶着之状,终于有所决断。就见他撤手滴血剑,同时左手微扬,身影一侧,于背后将滴血剑换到了左手!

刷地一声,一滴鲜血飙到了楚天箫的面颊之上!然而这并没有带来任何清凉之感,反而带来了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同时,楚天箫心底迅速涌上了一丝不安之感,因为这不是他的血珠,而是守碑人的血!

就见守碑人陡然将滴血剑轻轻一挥,划破了自身的手指!

嗖地一声,一滴血落在滴血剑上!

剑身顿时发出嗡嗡低鸣,似渴望似振奋,随后,守碑人的周身浮现出了六颗破损了大半的血珠,血光弥漫,渐渐形成了一道半圆图案,缓缓映衬在了守碑人的身后……

滴血剑法,血子同仇!

乌鲁木齐癫痫病
长沙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吕梁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乌鲁木齐癫痫病医院
长沙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