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界定非法集资关键在于放活民资

2018-12-07 19:32:49
界定非法集资关键在于放活民资 国家层面的民间私募“阳光法案”迟迟未能出炉,民间地下金融活跃的浙江首次对“非法集资”进行清晰界定。

记者昨天获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已发布《关于为促进中小企业加快创业创新发展提供司法保障的指点意见》,明确对一些具有集资特点的民间借贷行为可不认定为“非法集资”,并可酌情不作犯罪处理。

各地层出不穷的非法集资事件,已经成为社会一大“毒瘤”。

不但破坏国家金融正常运转,还会扰乱经济和社会秩序,进而损害政府及国家形象,因而,一直把非法集资列入经济犯罪的重点打击对象,不断加大查办非法集资案件力度,通过打击非法集资犯罪,保护国家金融秩序,促进经济健康发展。

非法集资重点是打击“非法”而不是“集资”,但目前,刑法中没有规定非法集资罪的罪名,与非法集资有关的罪名仅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

而非法集资方面的法规,目前也国务院1998年颁布的《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但这个法规主要是针对金融领域的,对现在更广泛存在于非金融领域的非法集资活动却缺乏认定。

由于目前关于非法集资还没有的准法定概念,非法与合法的界限难以阔清,在查办案件进程中容易误伤正常经济投资性质的民间借贷,使原本投资环境不是很好的民营经济发展受到损失。

从这个角度看,浙江出台这个《指点意见》,很有必要。

至少在判别具体非法集资案例是不是够罪问题上,有一个统一的遵循,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为将来专门对非法集资立法也许也将起到一定的探索作用。

应该看到,非法集资的出现并非先天就带有“非法”性质,是有一定历史背景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左右,伴随着民营经济的突起和发展,许多民营企业由于种种原因,在经营上遇到困难时无法有效地从金融机构融资,而许多民间资金又不愿在银行存款获取低额利息,迫切需要有资金增值的渠道。

于是,民间金融便在夹缝中产生了。

这种借贷尽管不具有国家银行那么完全规范,但也不是很随意的,交易当中双方都是经过慎重衡量的,也可以说是良性的。

更重要的是,这种民间拆借目的不是坑崩拐骗,而在于发展生产壮大实业,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民营经济的融资难问题。

民间融资增进了民营经济的快速发展,反过来,越是民营经济发达地区,这种民间融资越活跃,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

以浙江为例,无论是闻名全国的温州炒房团、炒煤团,还是那些大大小小的实业和商铺经营,其背后都有民间借贷的影子。

如果对这些集资行动一律以“非法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