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团购现泡沫式繁荣3个月诞生400家同iyiou.com

2019-03-11 16:00:11 来源: 奉贤信息港

国内团购现泡沫式繁荣 3个月诞生400家同类站

3个月时间诞生400多家站,什么商业模式能拥有如此众多拥趸?

答案或许要从美国团购站Groupon说起。Groupon 从2008年11月上线,每天在一个城市推出某一单品,通过传递温暖较大的折扣价格吸引民团购消费,团购对象涉及餐饮、美容、健身和电影等服务。

Groupon没有炫酷的技术创新,商业模式也不深奥,站平台的收益来自于提取一部分服务佣金,但其却创造了美国互联史上新的奇迹。 Twitter用了3年时间达到10亿美元的估值,Facebook用2年时间达到10亿美元的估值,而Groupon则仅仅用了一年半时间创下了 13.5亿美元估值的纪录,且仅用半年时间即实现盈利。

与以往的门户、搜索、电子商务、络视频、微博等众多互联应用从美国到中国的迁徙之路类似,Groupon刮起的团购旋风迅速波及到中国。从今年3月份开始,美团、满座、爱赴团、拉手、窝窝、24券和酷团等一夜之间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据业界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的团购站已经超过400多家。而且,让人惊讶的是,这些站几乎都是Groupon的克隆,从页面设计、营销理念和商业模式等迥然相似。

尽管中国的互联模式几乎都有模仿的痕迹,但像团购这样在如此短时间内如此大规模地实现复制,实属罕见。究其原因,业内普遍认为主要因为团购站创业门槛很低。“投资几千元就能做一家团购站。”美团创始人王兴说。同时,团购站采用先付费、再消费的商业模式,短期内就能带来循环资金流,这让缺乏资金的创业者兴奋不已,像是找到了金矿。

但是短暂疯狂之后,团购站的弊端也暴露出来。“团购站并不能让我们享受到应有的服务。”多位团购体验者抱怨,团购站的价格大打折扣,其服务也随之打折。另外,商家对这一商业模式也保持了相当的清醒。中医保健按摩连锁店“华夏良子”相关负责人也告诉,“团购站使火的分店更火、冷清的店依然冷清,并不能带来真正的商机。”

3 个月冒出400“团”

谈到中国团购站的兴起,不得不提起一个人——王兴。或许,知道王兴的人并不多,但玩过校内、海内和饭否的用户一定不在少数,王兴正是这三大站创始人。今年31岁的王兴自2004年从美国特拉华大学硕士毕业归来后,在6年时间内先后创业 3次,被业内称为“连环创业家”、“打不死的小强”。

他的创业项目则是美团。据介绍,2009年7月,王兴的饭否因故被关闭,直到2010年1月,饭否依然开张无望,于是他萌发了创建一个类似Groupon站的念头。但做这个站前,王兴对所需的投资、存在的风险并未做太多评估。

今年3月4日,王兴的美团上线以来,多多少少由于王兴的创业经历,美团一经上线,即引起广泛关注。“美团不是国内首家团购 2.0站(注:篱笆等属于团购1.0站),但是家引起较大关注的团购站。”有业内人士说。

“从校内、海内、饭否到美团,我一直在利用人际关系传播信息。只是以前做SNS(社区类站),现在做电子商务的应用。”王兴认为,美团秉承了其一脉相承的创业思路,只是应用角度有所调整。

美团的推出加速了Groupon模式在中国的遍地开花,北京的拉手、爱赴、满座和上海的酷团等紧随其后。“短短三个月,团购站已经超过400家。”王兴说。

这些站基本都将用户定位于20岁至45岁之间,有络购买和支付习惯、对价格敏感但希望追求高品质生活的人群。由于每天推送一款产品,它把一般电子商务站变成了一种集体游戏行为,消费者不用再在拥挤的信息中漫无目的寻找自己喜爱的商品。

但这些站不同的软实力,又使其发展良莠不齐。小站往往仅能在某一个城市运营,商户品质、价格折扣欠缺吸引力,大站如拉手则将业务范围已迅速拓展到100个城市,并不时推出“-1元的iPad抽奖”等活动吸引眼球、积累用户。

满座市场总监李瀚霖告诉,满座从1月份开始试运营,3月份正式推出后,“销售额每个月呈现百分百增长速度,6月份有望达到200万元”。

商家初体验

但在泡沫式繁荣三个月后,商家和用户对团购站的质疑声日渐高涨。

“我个人认为,团购站很可能是昙花一现。”和团购站有过两次合作经历的新派日本料理店“将太无二”市场部的许诺告诉,“团购站给商家和用户带来的价值有限。”

许诺表示,“团购的折扣很低,产生的利润很微薄。因此,商家愿意和团购站进行合作都主要出于宣传的需要。”通过团购站定向推送的方式,

商家相当于做免费的品牌宣传。同时,由于团购站采取用户先付钱后消费的他被小鸡的勇敢感动了商业模式,产品的推广几乎是零风险。

但问题是,团购站不能给商家带来有效的价值用户。“更多的用户是奔着商品的低折扣而来,消费一次后即离开,即并不是商家希望长期拥有的‘回头客’。”许诺说。这也是中国团购站的价值与Groupon不可同日而语的地方。在美国,由于地域分散、消费成熟,商家通过打折促销信息,不仅在初创期可以吸引新客户,还有望通过会员制等服务方式将其培养成长期客户。

“由于一部分客户并不是我们的目标客户,他们对我们食品材质、服务水平等都缺乏了解。比如,就有客户体验后批评我们的价格过高,并在大众点评、口碑上抨击。”许诺说,“这样的宣传不仅没有助益,还给品牌带来负面效应。”

中医保健按摩连锁店“华夏良子”相关人士也表示,“和团购站合作是希望带动经营不好的店面生意。但结果发现,经营好的店面无法承载爆发的用户,经营不好的店面依旧没有起色。”

与此同时,由于团购站给商家带来集中式爆发的用户量超过店面的实际服务承载量,直接导致服务品质的下降。有多位消费者告诉,商家的服务不尽如人意。

除粗放式经营暴露弊端外,团购站的恶性竞争也在加剧。当几百家站同时争抢一个客户时,会出现不惜代价甚至自己贴钱来抢商户,做着“赔本赚吆喝”的生意。

李瀚霖无奈地告诉:“有些商家已经被团购站做死,恶性竞争不仅让用户没有享受到服务,也让商家生厌。”

“但这也不是不可调和的矛盾。”李瀚霖表示,团购站如果能做到精细化、个性化的服务,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例如:如果餐厅在某一时间段客户过于集中,那么就设置消费时间、消费地点进行匹配。

但这仍是悖论。当客户不能以足够吸引人的价格享受超值服务,可能热衷消费的人群又大为减少,这终也将影响团购站的发展。

“目前来看,我们短时间内不会再和团购站进行合作。”许诺说。

如何做出门槛?

DCCI互联数据中心主任胡延平认为,“团购站的门槛很低,但能否长期坚持是个问题。当全世界都在抄袭Groupon时,团购站重要的是在模仿基础上创新,做出门槛。”

李瀚霖告诉,满座在选取合作商家时,着重挑选具有高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的商家,即本身售卖的是高消费产品, “商品打完折后,平均单价也能达到100元左右,这比一般的团购站高很多”。

据李瀚霖透露,“满座5月份的销售额达到100万元,现正以每月100%的速度成长。”如果按照团购站平均10%-20%的利润计算,满座5月份的利润为10万-20万元左右。“满座逼近了盈亏平衡。”李说。

此外,李瀚霖告诉,满座推出的消费服务涉及餐饮、美容、写真、电影等多个领域,今后,还将进一步扩大服务范围。

“团购站的竞争就像进行马拉松赛跑。我们并不关心有多少人参加赛跑,终会淘汰多少人,我们只关心能否跑到。”王兴说。

据介绍,美团则主要通过城市扩张来加速发展。王兴告诉,团购站发展主要有三个维度:城市数、每天推送的商品数,以及单位商品的用户数,“单位商品的用户数,我们已经做到,热门商品有上万人参加团购。同时,美团会坚持每天推送一款商品,这有利于聚焦产品推广。因此,我们下半年会把关注目光放在城市扩张上”。

据其介绍,美团现已在北京、上海和武汉三地推出服务,注册会员数有10多人次。下半年,美团还将进一步扩展至广州、深圳、青岛等二线城市。“我相信二线城市的消费能力没有问题,城市扩张关键是要建立好的团队。”王兴说。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风险投资商也加入了团购站的阵营。6月17日,拉手对外透露,再次获得金沙江创投500万美元融资。加上此前来自泰山天使投资等机构的500万美元,拉手累积得到1000万美元风险投资。此外,包括美团、满座等多家团购站正和风险投资商在接洽中。“一旦有风险投资商开了先河,其他投资商也怕自己错过了投资良机,争相参与进来。”一位参与风投洽谈的团购站人士对说。

资本是催熟剂,有望加速市场的孵化。“我个人认为,中国团购市场的空间足够大,在中国市场诞生几家能支撑上市的团购站不成问题。”李瀚霖说。

宁波文创教育战略投资企业
深圳B2B/企业服务支付
2017年合肥会务Pre-A轮企业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