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1:59:34 来源: 奉贤信息港

马苏又穿着她美美的白底镶花的旗袍,如花蝴蝶一般在各班门前流连,穿梭。张沫痴痴地看着如公主般的马苏,低头看看自己朴素的白T恤,竟有些自怜的笑了。  一·  太完美本身就是一种罪过……  天是阴湿阴湿的,教室中的学生们已无顽劣之心,都伏在自己的课桌上,就像一具具冰冷的尸体,等待着腐烂和糜烂。张沫手拄着下颌,无意识般机械地在她的笔上留下一个个牙印,美丽的笔衣因一道道深深浅浅的残缺,而不再完美,宛如被欺凌的女子身上破碎的衣裳。林晓匆匆跑进教室,手上拿着一份报纸,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微微哽咽的说:“马苏……马苏她死了!!”张沫猛的抬头,对上了林晓红肿的眼眶,微微一震,又低下头在草纸上乱涂,心……俨然乱了。有些莫名的慌张……  班里的“死尸们”开始蠕动,有几个平日对马苏心怀爱慕的男生猛的抬头,说不出的惊恐和惋惜,那神情就像偷看邻桌美味的菜,还没等到适当的机会去尝,便让人倒掉了一样,无限失望……马苏的死讯的悲凉的氛围并没在这群少男少女中停留多久,对于高中的学生而言,这不过就是夏日里的雷阵雨,只需一会儿,便是晴天。日子,仍旧,故事,更新中……  张沫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怎的,她就是对马苏的死莫名的慌张,仿佛自己是一个杀死马苏并为此而忏悔的凶手一样,张沫想,一定有什么事情会发生的,女生的第六感就是如此,在不愿它灵验时它却偏偏很灵验,一只黑色的猫出现在她眼中,诡异的冲着她叫,她的潜意识告诉她,一定不能去,她就静静的与那琥珀色的眼珠对视,黑猫邪恶的叫了一声,然后张沫就看见一只流浪狗横穿过马路被一辆疾驰而来的大卡车压在轱辘下,溅出一朵硕大的红花,妖艳而耀眼。慎人的是,那可怜的狗扁成一张皮,骨头的碎末化成点点密密的白色蛆虫,缓缓的蠕动成一个奇异的符号,张沫强忍着干呕的冲动,怨恨的看着黑猫残酷的警示。望着那黑猫,跟了上去……  张沫在床上听着父母都已关门睡觉的声音后,小心的爬起床,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暗红色的盒子,谨慎仔细地拆开上面的丝带,美丽的丝带优雅的带着它独有的舞蹈缓缓地飘落到地板上。那盒子里竟是一件墨绿色的复古旗袍,上面印着墨色的竹子,美丽异常,在幽暗的灯光下还闪动着魅惑的光芒。比色戒中汤唯身上的那件张沫一直幻想着拥有的旗袍还要做工精细,娇俏美丽。但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旗袍旁有一张人皮做的卡片,根根血淋淋的筋拼成了三个字“不穿,死”。当张沫的眼神落在那张可怖的卡片上时,眼睛中霎时失去了光彩,张沫惊恐地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响,一双大眼睛里盛满恐惧和惊慌。半响,张沫就呆呆的如木偶一般静静地挪到床上……  次日早上,张沫穿着那件墨绿旗袍坐在班级的椅子上,接受着同学眼中的惊艳与羡慕嫉妒恨,原本平凡的张沫竟因这一件旗袍,荣升至校花宝座,身旁谄媚的人数不胜数。张沫笑了,此时的她就如她那件旗袍,妖媚而诡异,不可方物。张沫不经意地回头,瞥见了坐在角落的林晓眼中浓浓的恨意。  二·  真实,就是你所希望发生的故事。  李木年,一个张沫暗恋很久的男生,富有,帅气,符合大众情人的标准,当然,具备如此多优越条件的李木年,也花心。作为一个的猎人,当如此美丽的尤物出现在他的眼里,他当然先下手为强,当仁不让地去猎捕,李木年用所有女生憧憬的恋爱形式,倚着他的宝马手捧99朵玫瑰,用庸俗但女生又无法拒绝的方式成功虏获了张沫,右手顺利搭上了张沫的肩,张沫无法拒绝,即便她知道他只是玩玩而已,她亦愿意,她明白这旗袍给她带来突然地美丽,并不会太久,因为太美丽本身就是一种罪过,就如昔日美丽的马苏一样,耀眼过后便是无尽的毁灭,死无全尸,不知怎的,张沫脑中的潜意识就是这样告诉她的。  “想什么呢?”李木年温柔的抚摸张沫的头发问道,“啊,……”张沫有些小慌乱,毕竟是自已暗恋已久的男生,忍不住脸红,餐桌上的烛光映着张沫脸上的红晕,竟有一种摄人心魄的美……李木年不觉的将张沫的脸移向自己,让自己的唇印上那充满魅惑的根源,当他真切感受到她唇间的柔软时,李木年深邃的眼中的笑意加深了,他知道他赢了,他将赢得她的心,他不稀罕,但他将会无比享受胜利的果实。  次日,宾馆偌大的床上,李木年懒懒的伸了个懒腰,伸手搂住张沫的腰,却感到手心有隐隐的刺痛感,就像蹭到干枯的树皮上,李木年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吞了口唾沫,战战兢兢的伸手掀开洁白的被子。“啊!”张沫的身上皮肤全是灰白的沟壑,沟壑的暗处竟有密密麻麻的红色的小虫,恶心地缓缓地蠕动出沟壑外,而不知情的张沫被惊醒后,睁着睡意朦胧的眼问李木年:“木年,出什么事了?”李木年发疯的抓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惊叫着跑出宾馆。张沫忽然意识到什么,低头看了看自己,顿时胃里一阵翻腾,吐得满床污垢,张沫感到一阵眩晕,竟有一种宿命的感觉,无意识地又拿起那件旗袍,看着镜中的无比恶心的自己,认命地一点点给自己穿上那件给了她无限虚荣与骄傲的“美丽外皮”,当张沫穿好那件旗袍后,意外的发现身上竟又如昔日那般光滑,仿佛刚才那悚人的一幕是她的幻觉,可她知道,那……并不是幻觉。  张沫丢了魂般游荡在人来人往的街道,尽管如此,行人还是对如此娇弱憔悴的美人儿频频侧目。忽然,张沫的手腕处传来了阵阵痛楚,她哀怨的看了一眼紧紧箍住自己手腕的男人,是林武,李木年的好朋友。不顾身后人儿虚弱的身子,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张沫扔进了一辆豪华轿车里,张沫几度感到眩晕,身旁的人扶了扶她的身子,是林晓,天哪,她竟忘了林武是林晓的哥哥!张沫强打起精神,弱弱地对林晓说:“你要做什么?”林晓闪着她美丽的大眼睛,无辜的笑笑:“不做什么啊!”张沫不再理她,顾自沉沉地睡去。  一室的幽暗,潮湿,四下空无一物,只是隐隐能辨认出青黑色石板上黑红色干涸的血迹。张沫下意识的看看自己,发现自己被铁链固定到一个破旧的木椅上,身上并无伤痕。不久,石室中就出现了林晓和林武的身影,林晓还是甜甜的笑着,林武则是一脸冷漠,张沫惊恐的看着慢慢靠近自己的林晓,她的手里是一支超大的针管,那针管里只有半成水,然后魔术般的在手中多出很多的瓶瓶罐罐,边将针管依次吸入这些瓶瓶罐罐,便用依旧甜美的嗓音对张沫说:“张沫,你看,这红色的酱汁是被绞碎了的血蛆,这灰色的是被绞碎的苍蝇,这黄白色的是死人的脑浆,这绿色的是……”  未等林晓说完,张沫已神经极度紧绷的冲她大叫:“你到底要做什么?”  林晓鄙夷的冲她笑:“做什么?当然是注射到你的血液里喽!”  张沫紧咬已经灰白干裂的嘴唇,绝望的问林晓:“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  林晓美丽的脸瞬间扭曲,森然的说:“为什么?为了提醒你,你就像这些恶心的东西,丑陋恶心,根本不配拥有李木年!”  “我跟李木年好与你有什么关系?”张沫恨恨的问道。  “有什么关系?呵,只因我喜欢他,而你抢了他!”林晓说完便大步走向张沫,一针管的东西便进入了张沫的血液里,张沫感到瞬间崩溃,突然急流的血液霎时全部冲向大脑,张沫的身体似乎要涨开了,可那旗袍丝毫不变形,依旧紧紧束缚她几近崩裂的身体。“……”石室内回荡着一声女人极度绝望凄惨的尖叫。  站在石门外面的林武,静静听着石室里发生的一切,当一切又重新归于平静,林武悄然推开石室的门,映入眼帘的是林晓瘦弱颤抖的身子,双手捂住了脸,无声地啜泣着,她的身边躺着面目极度扭曲的张沫,从铁链里掉下来的身体奇妙的摆成了一个怪异的形状。林武面无表情的走到林晓跟前,林武拍了拍林晓纤弱的肩,说:“妹妹,不要难过了,你已经狠狠的折磨了你恨的人,不是么?”林晓无助的转过身,瘫在了林武怀里,喃喃的道:“哥,我真的不想伤害她,真的,但她抢走了原本马苏给我留的遗物,她抢了旗袍后,又抢走了我的木年,抢走所有原本属于我的美丽和幸福!我恨哪,我恨哪!”  林武静静地拍着怀里情绪激动地妹妹,抚了抚她卷曲的长发,对怀里的人儿说道:“妹妹,你不该为了旗袍,杀了马苏,为了一件原本不属于你的罪孽的美丽,你又害了无辜的张沫,妹妹,忘了告诉你,马苏——你的朋友,就是我暗恋十年的对象,而你,杀了她……”林晓惊恐地睁大了双眼,哥,你说什么?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啊。”当看见林武也拿着一只巨大的针管逼向自己的头颅时,林晓只能大叫:“哥哥!我是你妹妹啊,你不能这样对我!马苏,马苏不是我杀的!”  林武带着一丝嘲弄的笑意望着在地上如同断脚的虫子一般爬着的妹妹,眼中顿生一阵不忍,撇过头的瞬间,一支注满海洛因的针管准确无误的插入林晓脖子上的大动脉。地上的林晓瞬间扭曲,快速抽动着身体,在几次巨大幅度的颤抖后,又迅速的平静了下来,古老的石板,见证着一个原本美丽的人儿就这样香消玉殒,林武抱起瞪大眼睛,微张着嘴的林晓,轻轻捋顺了她额前的刘海,温柔的对怀里的妹妹说:“妹妹,从小哥哥就疼你,什么的东西都会给你,哥哥不惜贩毒走私,才能带给你的毒品,让你边享受边愉快的进入另一个世界。妹妹啊,我的好妹妹……”林武从另一个口袋中掏出另一支和林晓一摸一样的针管,缓缓抬起了手臂,对准了自己脖上的大动脉······  三·虚无,那是真切的恐怖  张沫微微睁开肿痛的眼睛,看见一缕柔和的晨光和几丝娇美的朝霞。这是天堂么?张沫呆呆地从冰冷坚硬的马路上爬起来,她看见了依旧穿着白底红花的马苏,美丽的身影朝她微微招手,张沫丝毫没有恐惧,憨憨地笑着,朝那美丽的人儿走去,马苏静静地对她笑:“张沫,穿着它,可辛苦么?”修长秀丽的手指指着张沫身上的那件旗袍。张沫的眼里升起一股水雾,顿时像受了无数委屈的孩子一样,抽噎着,使劲地点头。马苏笑了:“好张沫,我帮你脱下来就不再痛苦了。”张沫微笑着点点头。赫然发现那只黑猫出现在马苏的身后,奸诈地与她对视,带着阴谋得逞的笑容,喵了一声扬长而去……  原本平静的街道被警方的车和人们围得水泄不通,警车围得里面,赫然是一具赤裸着身子的女人,身上的皮已被撕扯得零碎,一条一条被撕下来的皮和半撕下来的皮使女尸的身子就如被欺凌的女子身上破碎的衣裳,道道血红的抓痕看的人触目惊心,警察们在一旁跟行人们录着口供,一卖水果的大娘说,“我就看见那姑娘对着空气笑啊,比划着啊,还脱自己的衣服!哎呀,邪乎着呢,给我那小孙子都吓哭了,然后,我哄我孙子的功夫,这不,姑娘就躺地下啦,哎,警察同志,我可没骗人啊,发现这事儿,我可时间就报警了,呵呵,您看,能给我评个什么奖什么的吗?”  被通知到得张沫的父母悲痛欲绝,警方给他们的说法是,张沫患有高度的幻想症,属于意外死亡,任何人都不负有责任。  学校中,马苏又穿上那件白底红花的旗袍,林晓走过来说:“阿苏,咱班张沫死了,你不应穿的如此显眼啊……”马苏撇了撇嘴:“阿晓,别扫兴啊,她和我有什么关系,地球少了她不转啦,我还为她换件衣服?”林晓无奈的耸耸肩:“随便你……”  “哎呀,不就一同学嘛,之前,我就发现她不正常,没事儿总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的,她那诡异的死法儿我现在一想全身就发麻,得了,不提她了,咱去吃必胜客,对了,叫上李木年啊!”  “嗯,知道了。啊!用不用叫上我哥啊?”林晓坏坏地向马苏问道,马苏笑骂着捶了林晓几下:“去你的!”林晓呵呵的笑着,转身走出了学校,路过守门大爷的屋时,她瞟了一眼正在播放的新闻的电视,好像是一群人围着路上的一具女尸,警察们在拍照,可她怎么就觉得有一只黑猫在屏幕的一角里诡异的冲她眨眼睛呢…… 共 452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钙化的食疗偏方
黑龙江好的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