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鹏翎胶管IPO成高管敛财利器 百名股东零收益出局

2018-12-07 21:39:58
鹏翎胶管IPO成高管敛财利器 百名股东零收益出局 中国网财经12月20日讯(记者 连腾) IPO重启在即,83家已过会企业成为资本市场关注焦点。二度IPO的鹏翎胶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翎胶管”)因涉及集体资产流失、股权腾挪迷雾重重等饱受争议,有投资者呼吁监管层暂停鹏翎胶管上市计划。 鹏翎胶管此次计划在创业板上市,首发257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1.027亿股,保荐人为渤海证券。 谋求登陆资本市场的鹏翎胶管上市之路并不顺畅,2011年2月,鹏翎胶管首度IPO冲刺铩羽而归。涉嫌虚假出资、改制过程中存在集体资产流失、股权转让多次违规,管理层零成本持股等问题是业内认为其失败的原因。 2012年6月5日,鹏翎胶管二次冲刺上市,此时新股预披露提前制度的披露时间由原先的5天延长已经至30天情况下,鹏翎胶管借助二次过会按“旧规”执行的“快捷通道”,仅用了五天便审核通过,疑点重重。 业内人士表示,在一年时间内,鹏翎胶管首次被否的 “旧伤”能否完全治愈,值得商榷。 公司“带病”成立 涉嫌虚假出资 位于天津的鹏翎胶管,主营橡胶板管带及橡塑制品的制造销售业务,其前身是一家由中塘镇中塘村村委会出资成立的集体企业,从早期的集体所有制企业发展至今,鹏翎胶管在发起、改制中不规范举措之多,实为IPO案例中罕见。 追溯前身,鹏翎胶管早为1988年10月24日设立的天津大港区中塘胶管厂。资料显示,中塘胶管厂由中塘村委会投入资金45万元,企业性质为集体企业,主要从事橡胶板、管、带的制造与加工。 1994年6月,中塘村委会和189名中塘村村民共同设立天津大港鹏翎胶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港鹏翎”),注册资本为1003.5万,总股本10035股。其中村集体股为8038股,企业职工1997股。以实际出资划分,中塘村村委会和189名中塘村村民分别持股73.58%和26.42%。 需要指出的是,大港鹏翎的实际出资情况却与工商登记及验资的情况存在差异。 截至1994年9月30日止,大港鹏翎的账面实收资本仅为755.43万元。其中,中塘村委会实际投入555.83万元,较工商登记及验资确认的数据相差247.97万元;个人股东实际投入199.6万元,相差1000元。 按照当时相关法律规定,注册设立股份制企业需要1000万元注册资金,而中塘村委会和公司职工共出资755.43万元,并未达到股份制企业成立的注册金标准。不过,这家账实不一的股份合作制公司终得以成立。 集体企业改制迷局:一场超低价私有化的游戏 1998年,在张洪起等248名自然人发起成立股份公司的前三个月,大港鹏翎进行了一场股份改制、集体股权退出的大戏。集体股权被私有化,村委会持股被半价转让,其操作手法颇具争议。 资料显示,这次改制前,天津市改革咨询评估事务所曾对大港鹏翎进行评估,并以1997年10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确定了终评估值为3634万元,增值率高达52.27%。 但是,大港鹏翎改制过程中并未依据中介机构评估结果,而是大港鹏翎职工股东代表与中塘村委会协商,按照账面价值确定了中塘村委会权益退出的方案。 终,中塘村委会的净权益分为两部分:净权益的20%无偿量化给全体股东,剩余80%按照账面价值转让给全体股东。 改制前,中塘村村委会账面享有的大港鹏翎所有者权益为943.51万,但经过扣除坏账准备等操作,仅仅以“半价”的价格453.53万卖给了全体职工股东。 为何以极低的价格售卖,此次改制是否涉嫌集体资产流失呢?记者发现,大港鹏翎此次改制过程中的相关责任人,即当时的中塘村村长韩金明、村会计刘汉国,而两者均持有大港鹏翎股份,即同为受益人。 除此之外,在中塘村村委会向职工股东无偿转让的量化股份145.88万元中,张洪起获得量化股份2.26万元,受益。 在这场蹊跷改制后,大港鹏翎集体股权以超低价实现私有化,为设立股份公司做好准备。 实际控制人腾挪有术赚取十亿身家 百余名股东零收益出局 改制后成立的股份公司鹏翎胶管注册股本变更为2057.52万元。2002年起,鹏翎胶管开始股权清理,公司原有的200余名自然人股东减少至92名自然人股东和1名法人股东北京鹏翎,北京鹏翎是鹏翎胶管管理人员的权益平台,由35名核心管理成员出资成立。 在股权清理行动中被“清理”出去的100多名中塘村持股股东遭遇略显悲凉,从股份公司1998年成立到2002年股权清理,鹏翎胶管并无现金分红,参考0.9元/股的转让价,不难看出,这些持股人4年来几乎收益为零。 而在鹏翎胶管的股权结构中,北京鹏翎持有2411万股,占总股本的76.90%。张洪起任鹏翎胶管董事长兼总经理的,并透过北京鹏翎持有公司931.94万股,成为实际控制人。 此后,张洪起进一步扩增其在北京鹏翎的股权。 2003年6月6日,张洪起以每股一元的价格对北京鹏翎增资400万元,其间接持有鹏翎胶管的股份达到1172.83万股。 2004年,张洪起再度增资北京鹏翎300万元;2005年7月25日,张洪起以每股1元的价格受让张忠发等7位股东持有的北京鹏翎7.05%股权,至此,其间接持有鹏翎胶管的股份达到1479.78万股。 2007年,尽管上市预期强烈,仍有两位股东将合计0.82%北京鹏翎的股权转让给张洪起。彼时,张洪起间接持有鹏翎胶管的股份达到1563万股,持股比例达到49.85%。 在张洪起不断收集北京鹏翎股权后,2007年7月,北京鹏翎将其持有的鹏翎胶管76.9%的股份全部转让给其全体股东。北京鹏翎退出,其股东直接成为鹏翎胶管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转让并未按照股东持股比例分配股权。考虑到张洪起及其管理团队对公司的贡献,北京鹏翎全体股东同意通过协议转让股权。 通过此次协议转股和之后的分红扩股,张洪起终直接持有鹏翎胶管的股份已经高达3850万股,占鹏翎胶管总股本的50.01%。 至此,以张洪起为首的鹏翎胶管高管的零成本股权运作大戏落幕。 15年间,鹏翎胶管从一个小企业已经成为天津橡胶板管带类龙头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洪起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成为赢家。 市场人士表示,鹏翎胶管若能成功上市,张洪起持股市值有可能突破十亿元大关,其他高管也将钵满盆溢,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年被清退的100多名中塘村持股股东却一无所得。 不干胶标签价格
铝单板价格
英轩一水柠檬酸
儿童发烧按摩哪个位置
婴儿感冒咳嗽吃什么药
天然气流量计公司
宝宝感冒吃什么水果好
小儿退烧药哪个安全
小儿退烧推拿手法图解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